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亚美am8客户端 > 互联网显示IP属地,“震”得了饭圈吗?

互联网显示IP属地,“震”得了饭圈吗?

时间:2022-05-25 20:45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html模版互联网显示IP属地,“震”得了饭圈吗?

丸子 | 文 ? ? 怡晴?|?编辑

各大社交平台开始推出显示用户IP所属地的新功能。

4月15号,继微博之后,豆瓣、小红书、抖音等多家社交平台集体宣布将显示用户IP所属地,相关功能将在4月底进行测试。根据各平台公告,平台将展示用户最近一次发问或评论时的位置,境内展示到省(区、市),境外展示到国家(地区)。并且不支持手动关闭。

图源:公众号抖音安全中心

此规则意在整治蹭热点、网络谣言、网络暴力等乱象,消息一出,网友们纷纷讨论。在知乎上,有网友称“平台公布属地信息,担心暴露过多隐私,不支持”;有的网友则认为“正因为有不安全感才能震慑散播谣言的人,之前QQ还能显示到具体的网吧”。

某内地男团粉丝吴青作为追星女孩,看到此消息后立马与身边的朋友进行了探讨。她认为平台公开IP属地,对饭圈辟谣也有一定帮助。

吴青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,她之前关注到一些黑粉声称自己偶遇明星在某地拍戏,并以此获得一大批关注。“但他们其实就是为了使自己后续的谣言更具有信服力,IP属地公开之后,他们这种蹭流量、造谣的言论也会不攻自破。”吴青解释道。

2021年5月份,选秀节目《青春有你3》粉丝“倒奶事件”被曝光后,饭圈畸形的“打投文化”自此被终结。同年6月,相关部门开展“清朗?‘饭圈’乱象整治”专项行动后,微博、抖音等平台被饭圈女孩奉为圭臬的明星榜单被取消,owhat、超级星饭团、桃叭等一批饭圈交易平台在内地应用市场下架,粉丝应援集资行为得到有效打击。

尽管饭圈清朗专项行动力度空前,各平台也严厉打击粉丝对明星、粉丝之间谩骂乃至网络暴力等行为,但由于言论的不可控性,饭圈中造谣、对立等情况仍然屡禁不鲜。2021年8月份,赵丽颖、王一博粉丝互撕、谩骂愈演愈烈,最后平台、工作室、明星三方下场,相关“闹剧”才得以平息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微博管理员

律师王乐晨认为,此次各社交平台显示IP属地,是平台对于粉丝群体不良言论风气的一次有效尝试,但一定程度上仍停留在主观约束层面,更重要的是要真正实现实名制,并进一步降低针对造谣、网暴等行为的维权门槛。“不仅依靠官方、平台,个体之间的约束也至关重要。”王乐晨说。

随着饭圈清朗专项行动的深入进行,被乌烟瘴气裹挟的饭圈,也将变得更健康。

饭圈管理,持续升级

饭圈正面临着更严苛的管理。

在关于“将展示IP属地”的公告中,各社交平台均解释此举措是为了“减少冒充热点事件当事人、恶意造谣、蹭流量等不良行为”。

从微博显示在部分话题下评论者的IP属地,到现在平台将显示全网用户IP属地,律师王乐晨认为这意味着平台要全面加强对不良言论的把控,其中也包括造谣、网络暴力等现象层出不穷的饭圈。

2022年4月20号,#杨洋在宁波进行隔离#的话题登上文娱版热搜。@杨洋资讯站发文表示:“部分网络用户在新浪微博、豆瓣等平台捏造、散布杨洋‘违反防疫规定’,‘被遣返’等不实言论,并对相关网络用户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”

图源:新浪微博@杨洋资讯站

杨洋粉丝纷纷评论,疫情之下造谣杨洋违反防疫规定,对杨洋的名誉权以及正面形象都打击巨大,造谣之人“其心可诛”。

而这样的现象在饭圈并不少见。

追星女孩佟笑告诉娱刺儿,她的爱豆现在微博上都是广告,很少发自己的日常,因为太多人会在网上捕风捉影。“毕竟他连一个戒指有工作人员的影子都要被说是谈恋爱了。”

饭圈谣言四起进而发展成网络暴力,伤害的不仅是明星,粉丝也难以幸免。佟笑向娱刺儿透露,她曾看到某纯爱作家的粉丝人肉、网暴一个同为书粉的中学生,差点让这个中学生自杀。佟笑用“触目惊心”四个字来形容这件事。

整治饭圈乱象,不仅是保护粉丝与明星的利益,也是维护平台自身形象、提高平台用户体验感的重要手段。

以微博为例,娱刺儿搜索关键词“卸载”,发现有明星粉丝发微博最常说的话之一就是:“微博太多网络暴力,饭圈撕逼,水军刷数据,人们只会在这里发泄极端情绪。”“卸载微博一段时间情绪都变好了。”

基于此种状况,从2021年开始,饭圈的管理与整顿就进入了较为严苛的时代。

2021年3月份相关部门宣布要全面清理“饭圈”粉丝互撕谩骂、拉踩引战、挑动对立、侮辱诽谤、造谣攻击、恶意营销等各类有害信息。微博、豆瓣、抖音等饭圈聚集地,都成为整治的重点对象。

@微博管理员从2021年5月21号开始,相继发布“微博粉圈健康生态专项行动系列公告”,截至目前超过3000个饭圈微博账号受到禁言30天或永久关停不同程度的惩罚,上万条微博互撕微博被清理,超2000个互撕谩骂超话被关闭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微博管理员

同年九月份,抖音也宣布加强饭圈乱象整治,除了下架“明星爱豆榜”、“明星话题榜”等榜单外,也强制解散了以打榜投票、应援、集资、控评、八卦、爆料为主题的1900个粉丝群组,并下架54个与艺人榜单相关的程序。

无独有偶,自清朗专项行动开展后,“八卦聚集地”豆瓣也受到史上最强整改。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2021年1月至11月,相关部门对豆瓣网实施20次处置处罚,多次予以顶格50万元罚款,共累计罚款900万元。

2021年6月,豆瓣鹅组、青青草原等20个娱乐类小组被暂停转发、收藏功能,火研组等25个小组被直接关停。其中被视为豆瓣第一娱乐小组的鹅组,在经历N次停用之后,2022年4月14号正式被封,此次没有具体解封时间。

而豆瓣APP本身,在2022年3月份又一次被下架之后,目前在华为、OPPO和VIVO等应用商店中仍未上架。

2022年3月17日,相关部门宣布将进行新一轮清朗专项行动,整治饭圈乱象仍然是工作的重点。此次主流社交媒体平台集体宣布显示用户IP属地,也是在已有的打击饭圈乱象措施之上,进一步清朗饭圈的又一举措。

回顾如今的饭圈,仍然存在无良营销号捕风捉影挑动粉丝情绪的现象,而社交平台的网络匿名,也使得部分粉丝继续肆无忌惮,致使彼此之间陷入“以暴制暴”的恶性循环。

佟笑告诉娱刺儿,目前这项举措对饭圈的影响还比较小,但确定的是,这也是严格管理的一种警示。

“现在饭圈互撕仍然存在,加强对饭圈的管理,对追星的粉丝或者是明星都有好处。”佟笑说道。

“追星追得真的很心累”

部分粉丝也渴望饭圈环境能够得到改善。在“理智粉”眼里,追星本是件愉快的事,但在饭圈纷争的干扰下,她们也难以独善其身。

菲菲是某归国男星的铁粉。2019年她在B站上看到该男星的舞台剪辑,立马为他的唱跳实力所“折服”,“入坑只在一瞬间,其实他脸也挺好看的。”菲菲笑着说道。

然而菲菲告诉娱刺儿,如今的她与饭圈渐行渐远,甚至社交平台使用的次数都在逐渐减少,究其原因,菲菲的回答是:“太心累了。”

最开始菲菲还只是在“圈外”游荡,第一次追星的她不懂饭圈的规则,只是觉得默默喜欢一个人让空虚的内心有所充实,而爱豆所传达的积极能量也一直激励着她的生活。

这一切的美好止于一次“评论回复”。菲菲回忆,当时她像往常一样在B站视频下夸“哥哥好帅”,几分钟之后就有粉丝问她“数字专辑买了几张?”。“真的很莫名其妙,我已经买过专辑了,为什么还要让我买。”菲菲说道。

出于怕被别人当成“白嫖怪”,菲菲还是花了两百块多买了几张数字专辑,并把购买记录放在了微博超话里。同样,几分钟之后一位粉丝问她要不要加群,一起“快乐追星”,菲菲同意了。

菲菲透露,这个微信群不大,大概二十多个人。一些粉丝会发一些爱豆的照片、视频,大家交流得很愉快。“但很多时候她们也会发一些‘对家’的黑料,甚至和‘对家’粉丝发生冲突的时候,会让我去跟黑粉们争辩,刷爱豆好评。”菲菲无奈说道。

从这时开始,为了和群里的粉丝保持“友好交流”,菲菲开始关注一些粉圈大战,追星战场从B站转到了微博,首页也经常出现一些负面消息,甚至遭到言语暴力。

“不仅是我家,各家都有不理智的人,只是为了争一个title,他们会带各种脏字,恶意P黑图、起黑称、甚至造谣。”菲菲告诉娱刺儿,一次她只是评论了一句“能不能不要骂人,就事论事不好吗”,就被对家粉丝追着骚扰了一整天,有说她“圣母”的,有说她“玻璃心”的。

3月底,在营销号的拱火下,王俊凯、易烊千玺两家粉丝围绕“学业问题”又展开了一轮激烈battle,某些激烈言论甚至上升至人身攻击,相关微博评论数超过一千条,两家的谩骂也一直延续至今。

图源:新浪微博截图

菲菲得知社交平台要公开IP属地这一消息后,她抱着一丝好奇翻看了一些曾经关注的黑粉账号,发现尽管一些账号还在‘发疯’,但也有直接销号的。

“我不清楚是不是因为要公开IP属地这个原因,但销号的账号3月份确实还是在发博的,而且有的还说自己在海外,可能怕被‘打假’吧。”菲菲分析说。

同样,曾是某顶流男星粉丝的佟笑,也遭受过粉丝的谩骂,骂人的还是“同担”粉丝。

佟笑透露说,有一次其爱豆穿了某大牌的一件连体西装,但该男星的气质与这件衣服非常不搭,并且显得身体非常不协调。佟笑本着“我追的人并不是完美无瑕”这一追星理念,她大胆在微博下评论道:“这衣服显得头好大,看起来好慈祥。”结果被自家粉丝追着骂了一天。

“她们眼里容不下一点沙子,发私信说我是‘披皮黑’,我全家头都大,还有直接开骂的,我真的很无语。从那之后我也脱粉了。”佟笑回忆起来,也有些无奈。

佟笑认为,平台公开用户IP属地,或许会对一些在意隐私的粉丝起到一定震慑作用,但她觉得粉丝为明星控评、肝数据等现象也亟需整顿。

佟笑“现担”是某顶流男星,粉丝非常重视爱豆的数据,数据组规定该男星的微博转发数要达到一百万以上。

“除了粉丝会买数据,数据组也要轮博(重复转发某条微博)。我认识的一个女生在数据组里,她一个人有五个账号,每个账号要转发爱豆微博一百遍,一个人就要转发五百遍。每次她做完数据发微博说‘如释重负’,我看着都心疼。”佟笑解释道。

在佟笑眼里,凯时国际官方首页,被骂的粉丝累,做数据的粉丝更累。

佟笑希望随着公开IP属地等行动的持续推进,一方面能够还给粉丝、普通用户一个更和谐的社交空间,另一方面也能为那些不断为爱豆反黑、做数据的饭圈女孩们“减负”。

规则易定,饭圈难管

在清朗专项行动之下,相关部门对饭圈监管逐步加强,粉丝言行也有所收敛,但在律师王乐晨看来,平台这一措施的打击力度仍不够大,对于粉丝或者用户来说,仍然还是一种主观意识上的约束。

王乐晨告诉娱刺儿,以饭圈中“网络暴力”为例,其受害者无非就是明星或粉丝个人。

近年,明星通过发布律师函或提起诉讼等方式对抗网络暴力、谣言等情况越来越多,对普通粉丝“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利”也起到一定示范作用。但另一方面,粉丝之间谩骂攻击的情况却没有得到遏制,权益受到侵犯的普通粉丝想要维权,仍然非常困难。

根据娱刺儿统计,仅2022年3月1号至4月20号,已有包括杨洋、周扬青、赵露思等6位明星通过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,针对网友侵犯其名誉权的行为进行维权、警告等。

2021年6月,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发布微博称,杨紫状告B站用户侵犯其名誉权一案一审胜诉,涉事用户将在主页置顶位置连续七日登载致歉声明,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及维权合理支出共计20000元。

图源:新浪微博@新浪大文娱

王乐晨认为,明星有更充裕的财力以及专业的法务团队去帮助他们实现维权,基于公众人物的身份,与平台对接获取用户信息也更加便利。

但是粉丝单单是提起诉讼、向平台获取用户信息这两步,就会‘难倒’许多人。

“粉丝维权之前,首先要向法院提起诉讼,但诉讼书上必须填写被告的真实姓名、身份证号码、家庭住址等信息。但在匿名的网络环境下,甚至平台都无法掌握涉事人的真实信息,诉讼维权当然也就更难了。”王乐晨说。

同时王乐晨也向娱刺儿透露,十岁以下以及没有劳动收入的未成年人(不满十八周岁的自然人),在法律层面上他们没有诉讼权利,如果维权必须通过他们的法定监护人代理诉讼,仅仅是“告知父母”这一项,就会让一部分未成年人知难而退,毕竟他们也不想让父母知道,自己在互联网上的另一面。

互联网上,被辱骂、造谣的人有一定维权成本,施暴者又因此往往难以得到处罚,这也是饭圈“网络暴力”“网络造谣”等乱象难以彻底根除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而回到平台公开IP属地这一措施,4月15号,在微博话题#多家互联网平台账号将显示IP属地#中,许多网友纷纷评论:“只显示IP属地有什么用,应该直接实名制。”

根据娱刺儿观察,微博、豆瓣、小红书等主要社交平台仅通过手机号便能注册账号正常使用,对于身份证号码的填写仍没有做硬性规定。

与此同时,一些购物平台也存在提供改IP服务的情况,按天算费,以某提供该服务的店铺为例,用户可以选择月卡、季卡或年卡,价格分别为79.9元、219元、799元。电脑、手机、平板等设备的IP地址都可以任意切换。

这也意味着,IP属地是可以替换的。

图源:淘宝

王乐晨表示,因为社交平台对于实名制的忽视,像网络水军这样的灰色产业仍难以根除,网络匿名下的极端粉丝也难以得到更有力的震慑。

“相比于仅公开IP属地,我认为同时降低大众针对网络暴力、造谣等行为维权的门槛,会让饭圈乃至整个社会不良网络风气更加‘清朗’。”

长久以来,粉丝、明星、普通用户都深受饭圈乱象的困扰。公开IP属地是平台对于打击饭圈乱象的一次尝试,而更多有力举措,也需更多的时间来继续探索。

(文中吴青、王乐晨、佟笑、菲菲均为化名。)

阅读【娱刺儿】原文

相关文章推荐: